第七十二章 温迪的神力(第1页)


解锁千位网红高清在线直播

磨损,【磨】为消磨,【损】为损耗,合在一起则是因消磨而损耗,而且磨损二字指的是精神层面的。

事物或人因为随着时间流逝,或者种种经历的消磨,从而使得心性、认知等等产生了变化,而这种变化一般指的是不好的变化。

普通人的【磨损】尚且会导致他的内心发生变化,意志产生动摇。而一旦神明发生了这种变化,那么他的力量将会受到削减,记忆也会遭受到侵蚀,甚至可能遗忘那最本质的初心。

【天理】之下运转的规则,岂能因蝼蚁众生而改变?

“原来如此,你的【磨损】也要接近了啊。”昕辉虽然知道磨损终究会到来,但也忍不住感叹,“你身为最古老的神明之一,也抵挡不住岁月的侵蚀吗?”

对此,温迪则是淡然一笑,“你知道那是不可能逃避的,所以当它来了的时候就去面对好了。行了,不说这些了,故友相聚,应当喝得开心。”

温迪说完又把酒杯轻轻抬起,昕辉也识趣地把酒杯迎了上去,酒杯轻碰,发出清脆的响声,昕辉和温迪都一饮而尽,紧接着是说不出的畅快感。

“我现在才发现,迪奥娜调制的酒这么特殊,但总而言之好喝就行了。”温迪有些面庞微醺的说道,对于他这样的吟游诗人,最大的快乐也莫过于此了吧?

迪奥娜,应该指的是那位调酒的小女孩吧。昕辉把目光投向她,过了一会儿略微沉吟道:“那女孩的体质是诅咒?还是…”

显然,他也看出了迪奥娜体质的不同之处。

“你也发现了啊,所以说那孩子的确是个宝藏啊,真想把她掳过来天天给我调酒,不过我碰不得猫,哪怕是有猫耳和猫尾也不行,要不然,哼哼~”温迪说这话的时候一脸坏笑,你能想象一个神明居然说出这么不正经的话吗?

可这位神明就出现在了昕辉面前,对此,昕辉只能感到一阵无奈,“你啊,真是把酒看的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没有正经样子,昕辉很担心他这样下去会出什么事情。不过,也同样清楚他有自己的考量,或许,温迪也有什么不知道的谋划隐瞒着吧!

“对了,你身上背的那把剑…”温迪眼眸瞥向昕辉的那把冰蓝色长剑,感到有些奇怪,因为那上面好像有摩拉克斯的神力。

昕辉见他感兴趣,就把剑递了过去,同时耐心的跟他解释关于这把剑的经历,以及之前摩拉克斯,也使用神力来温养它。

“既然如此,我也分出我的神力来温养它吧,看起来是个很通灵的兵器。”温迪轻抚着【神眷之辉】的时候,后者表面闪烁着荧光,颇有种欢快与渴求的感觉?

“没问题吗?”昕辉有些疑惑与担忧,因为,现在的温迪看起来弱小得可怜,神力也非常微弱,就好比自己当初没有找回力量时的那种弱小。

温迪对于昕辉的质疑自然是理解的,不过嘛,他并未否认这一点,似乎是因为不想辩解。

温迪示意昕辉稍等一会儿,紧接着,从他周身涌动起一股绿莹色的力量,是风属性元素力。这些风属性元素力巧妙的构成了一道屏障。

也就是说,他先是用元素力营造了一个结界,把两人包围其中。身处于结界内的温迪右手微微抬起,一朵七彩的光团在他手中凝聚成形,观察内蕴含的能量,就是巴巴托斯如潮水一般涌动的神力。

一般人感受到这庞大的神力,估计会有一种窒息感。也多亏是昕辉,驱动寒天之钉和岩心琉璃的力量,才使自己不受影响。

温迪把光团慢慢融入【神眷之辉】这一次,已经能感受到后者的气势在肉眼可见的增长了。

等到结界消散,温迪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弱小模样,与方才结界内那强大的身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原来如此,他也是在隐藏着自己,以防止天空的目光啊。

“这还真是把有潜力的剑呢。”温迪抚摸着【神眷之辉】的剑身,对它赞叹有加,“好了,故友的相见就先到这里吧,酒馆也要打样了。”

温迪一边说着,一边拿起他的竖琴,准备离开猫尾酒馆。

“若是有机会的话,可以来广场听我的吟游诗篇。”这算是温迪告别的话语,是想让自己支持他的生意呢。

抽回【神眷之辉】后,昕辉也准备离开【猫尾酒馆】了,只不过临走的时候,他又点了两杯果酒,打包的那种,想让刻晴她们也尝尝这种别有风味的饮品。

走在蒙德夜晚的道路上,静寂的道路旁偶有轻微的猫叫声。昕辉可欣赏不来这样安静环境下还坐在长椅上谈情说爱的男女,于是加快脚步,寻找住处之地。

幸好昕辉已经提前记住了地图上的内容,才不至于在蒙德城迷失了方向。

他来到一处公寓前,驻足了好一会儿,努力回想了一下地图内容,才确定琴团长给大家分配的住处就是这里,千岩军们则是另有安排。

想先敲门再进入的他,竟然发现门并没有关,估计是看天色太晚自己还没有回来,刻晴她们特意留的门吧。

缓缓推开门,走进那处公寓里。房间内还是很暗的,没有开灯,只有月光能从窗子那里打进来,显得有些通透感。

昕辉仔细扫视了一下,才发觉到一楼其实是客厅,各种设施也应有尽有,沙发啊、桌子啊、还有卫生间什么的都设置在一楼。

这样看来的话,卧室应该是在二楼吧?

没办法,昕辉只能蹑手蹑脚地爬上楼梯,已经这么晚了,估计刻晴她们也都睡着了,自己只能尽量不发出声音,以免打扰到她们。

不出所料的是,刻晴、胡桃、甘雨三人的确是睡着了,但甘雨大概率是喝醉酒了,所以房间内才会没有开灯。而最让昕辉感到意外的是,二楼只有一个卧室,卧室虽然很大,却只摆了两张大床铺。

看来是临时安排,琴团长也忘记了这一点。

昕辉看到这一幕,不由自主地内心苦笑了一番,这下,自己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了呢……

看小说,630book。cc